裁羽。

南极点凿冰工。
努力修行接纳自我。

《人间晚晴》


*鷇音子x无梦生

*奇怪的意识流乱写。

1.

虚虚浮浮的水气里,三余无梦生撑着把油纸伞,另一手提着一只莹亮的灯笼,去接回那几个偷跑去烧梓亭玩耍的孩子。

鷇音子隔着丝丝缕缕的细雨,只能见着昏黄的灯笼火所照亮的无梦生的半边脸。他那双眼睛被光熏照得朦胧,神情恬淡,步履也从容,一副也无风雨也无晴的姿态。鷇音子离得远远的,看着就像无梦生从远处缓步朝他走过来一样,但他并不知道鷇音子的存在,鷇音子只远远地瞧了一会儿,随即调转方向返回了罗浮山。

这是他第一次以神识悄悄前往无梦生所在之处窥探情况,因为隔得太远,无梦生没有感知到他。

2.

山雾缭绕,唯有鼎中的徐徐丹药香教他平复下面上看不出的烦乱情绪。拢了拢手指,指腹上还残存着无梦生那头黑发的冰凉触感。鷇音子眉头皱得更深,索性掀起衣摆盘腿坐上石台,阖眸以求冥想静心。

没想到三余无梦生的态度如此决绝,不过确实是素还真的作风,他自己也清楚。但无梦生面对他时所表现出的刻意针对,在他面前不管不顾的模样,倒不同于武林里所称颂的温文尔雅的形象。

——仅对于鷇音子一人么?

那安放于膝上的手握紧了。山间清风依旧,林中鸟鸣声声,罗浮山人来人去,到头来也只有他一人而已。

无梦生在他面前愈是刻薄,他便愈是忍不住想起那夜里用神识窥探到的光景,鹅黄灯火,稀疏雨点,还有遥远的距离,这些元素将无梦生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柔和。无梦生那因顽皮的孩子而无奈垂眉的柔软神情,竟然让他产生,仿佛是为他而露出的错觉。

鷇音子蓦地睁开眼睛,入眼是云雾里看不真切的山景,倒像极了他捉摸不透的自我疑问。

3.

这一次是他第一次,也怕是最后一次与无梦生同一战线。他拢了四智武童入怀,急匆匆闪身上山。昏迷不醒的孩童嘴角渗着血液,阖了眸,看不到那双拥有“成熟的灵魂”的眼睛,如此看来便只是个脆弱的不堪一击的孩子而已。

无梦生,无梦生,明明在武林中被形容得无论何时都从容得当,偏偏在鷇音子面前一次一次地露出尖锐不掩饰的怀疑与敌意,又一次又一次地显出一副脆弱无助的样子。

鷇音子眉皱得更深,运气便是渡了三分之一的功体过去,他额上渗汗,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三余无梦生,偏生成了他所求的梦境。

他突然是明了了。

他一遍又一遍地回想那个夜晚,他希望自己能够真实地站在那个地方,看着无梦生撑着伞,提着灯笼,缓步朝他走近。

若是接过了那把伞,这样,那空出的一只手,便可以由他握住了罢?

4.

既然承了愿,拼死也是得护住这个苦境的。鷇音子到底是素还真,与无梦生有着相同的目标,也是应该有着相同的归宿。这一点至少让鷇音子感到些许欣慰。

他在火焰中毁灭,又在虚无中苏醒。云海沉沉,四周都是模糊的光景,大概是素还真的灵魂空间,他们化体最终都应该回归的所在。

鷇音子盲目而又执着坚定地在混沌中前行,他能够感受到,那个终点,那个答案在他心底呼之欲出——

无梦生身后的羽纱随着他的身形轻盈翻飞,他的神情恬淡安稳,一如在苦境的雨夜里从容安然的模样。他望着鷇音子,眸子里分明带了点欣悦的笑意。羽扇挥动了几下,他朝鷇音子——真真切切地,走近,向他伸出了手。

“你回来了。”

END。

亲友说我老是欺负鷇叔,怎么会呢我这么爱他,这次让他成功抱鱼回家吧…之前看剧就总觉得虽然结局都挺虐但能强行理解成同归吧,所以很想看鱻生对鷇叔说你回来了。

之前跟亲友抱怨,这两个人仙气一百还都挺傲娇,发乎情止乎礼的,很难搞啊直接下药吧(住手

咳。

以上,感谢观看。

评论(1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