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羽。

南极点凿冰工。
努力修行接纳自我。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九千胜x最光阴。

九千胜轻手轻脚将帷帘微微拉开了一道缝隙,明亮的天光便落成一道直线,然后曲曲折折爬上了床铺,在被褥上扭成了曲弧。

最光阴散乱的银灰长发在光亮中闪烁出光泽,而他本人仍埋在被褥里睡得香沉。可能是分叉眉的缘故,他的眉头较常人低一些,看起来总是沉闷的脸,刻板冷漠得不容接近调侃。而他此时的眉却是完全的舒展,柔和,像个毫无防备的孩子。

情不自禁,九千胜用指腹轻轻摩挲过他眉心的两点明砂,顺过眼眉,蹭过睫毛,最后流连于他微抿的唇。最光阴下唇有些干燥,九千胜一面想着一会要去备着茶水给他润润口,一面仍是用食指指腹描摹着他下唇上的纹理。

突然一道暖意蜻蜓点水般的掠过九千胜的指尖,稍纵即逝的暖意过后是水渍残留的微微凉感。果不其然,最光阴睁开了眼,正专注地看着他的脸,嘴唇略略张开,下唇上仍停留着他的手指。

“醒了?”九千胜有些歉意,怕是自己这些难以自制的小动作扰醒了他,“还困的话便继续睡罢,天色还早。”他收回手,想替最光阴拢拢被子。

“不困。”最光阴很认真地回答。他的声音带着点清晨缺水的低哑,九千胜便直起身去为他倒一盏茶汤,同时拉开了帷帘的那道缝隙,让他的光之少年被笼罩在了温暖的阳光之中。他端着茶盏回来,正见最光阴坐起了身子,捧着一角被褥在嗅些什么。

“嗯…更香了。”最光阴接过茶盏,解释了一句。太阳的照耀让室内点燃的合香散发出的香味更盛,前调是清清冷冷的,仿若清晨的露水,慢慢则有了牡丹的郁郁香气,萦绕鼻尖。其实最光阴更深一层得嗅闻过那种香味,比这平常淡薄的气味更加浓郁甜蜜,像是被艳艳的花朵包裹,那萦绕不散的香气更是笼罩在他周围,让他不得脱身,也甘愿沉溺其中,逼得他忍不住地喃喃着拥抱着他的人的名字——

九千胜这时却笑着开口了,

“今日阳光正好,恰能驱散冬季的寒意。”

他背着光,银白色的发却晕上了金色的光芒,看起来优雅而高贵。

“时间城里没有阳光。”最光阴缓缓应了一句,放下茶盏,随后专注地望向九千胜的眼睛,听他继续说下去。

“这样啊…太阳能温暖它所照耀到的一切事物,”他垂下眼睫,揽过最光阴的一缕头发于掌心中把玩,“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感受一下那种温暖。”

“太阳,就是这般的好闻么?”

九千胜闻声抬眼,正见最光阴看着他的专注的目光,乖顺而明亮。他的提问很认真,不是在开玩笑,那双金色的眸子熠熠生辉,仿佛那眸子里才生着一轮真正的太阳。光芒似要透过双眼落进九千胜的心脏,并不热烈,却温柔安定地带动他的心跳,要融进他的血液,给予他一种永恒的温暖。

九千胜深深叹了一口气,他凑近搂过最光阴的脖颈,垂首,轻柔的吻就落在了最光阴的眉眼上。

他的太阳原来在这里,不在人间。

END.
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
一起走在街上
了解他
也要了解太阳

评论(7)

热度(48)

  1. 杨智翔裁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03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