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冰。

南极点凿冰工。
努力修行接纳自我。

《hypoxia》/双黑

· 一锅只有味无实料的肉汤。
· 其实并不算肉。
· 题目是缺氧,英文纯属装逼。
hypoxia
沉灰色的被单褶皱折曲蜿蜒,沿着他身躯边缘凹显的阴影造成了一种柔软的错觉。
四周的空气还残余着剧烈呼吸遗留的潮气,但只是一瞬间的平稳静寂,中原中也骤然曲起脊背,反身改变了被压制的劣势。随着姿势的变换,太宰治抬起眼皮就能看到中也先前掩藏在额发下的半张脸庞。垂落的鬈发旁,他的眼眶带着殷红,在昏暗的灯光下更像是一道血色的阴影——出于愤怒,亦或是其他什么原因。
太宰治无动于衷,中也抬起手——隔着漆黑手套与苍白绷带的厚度——掐住了太宰的脖颈。

使用过『污浊』后的疲倦程度让他无力反抗。窗外是沉沉暗夜,房间里的灯光昏暗如同烛火闪烁。一切布置都是沉闷的灰调,这让人产生一种缺氧的闷感。两人的血迹印上布帛,光线下只见留下斑斑黑影。双手被按压在头顶方的同时异能也被制止,中也所能做的除了尽力挣扎外便只有在喘息之余用上自认为恶毒的语言对太宰治进行无效的攻击。
太宰治眯眼,果然毫不为谩骂所扰。中原中也带着急促呼吸声的骂句伴着他的进入戛然而止。
中原中也面上时常带有的含着挑衅的表情荡然无存。但黑手党的教育让他从不会将自己的挫败和脆弱显露一丝一毫,即使愤怒和羞耻在他内心化为滔天巨浪翻江倒海。
至少他知道,这无关风月。
两个极度厌烦对方的人此时纠缠在一起,融入身体的接近——明明彼此的呼吸都让对方作呕。
就算是年少人争强斗胜的热血,或者是刻意羞辱的手段,甚至是因为那种缺氧的感觉导致的错乱。
中原中也此时没空思考这些问题。他仰起的下颚下方是戴着皮带的脖颈,喉结微动,金属光泽间或晃过太宰治的眼前。太宰俯下身,略长的发丝落在中也的下巴,脖侧,他不适地扭过头,显出卷曲的头发。
期间疼痛的抽气声,湿漉漉的喘息声夹杂着,与户外呼啸的夜风隔窗交响。只要将手落在他的腰身上就能感受到那看起微不可察的颤抖。
中原中也浅红的头发在暗淡的光线下看起来像petrus那般的深红。仿佛带着醇厚与香甜,实则呢?
太宰知道这位搭档有收藏红酒的爱好,也许他本人便与其相似。闻起来艰涩,苦口——太宰治一个抽送,中也咬牙发出了一声压抑至极的单音调——说不定品尝起来,会有那种甘草、露松的味道,以及太宰治埋首在他脖颈旁,嗅到掩埋在血腥气味下的盛酿葡萄酒的橡木桶的味道。
不,太宰治并不怎么想深入品尝。厌恶将他们联系起来,也将他们阻断开。此时任何温柔在对方眼里也不过是伪君子的令人唾弃的行为。
太宰治也不明白自己的动机。羞辱?挑衅?还是那根本不可能的——?
可能不过是由于缺氧的一时冲动。没错。

太宰退出后两人间都有片刻的冷寂。太宰需要反思自己做了什么,而中也是需要平复呼吸。

他掐住太宰的脖子。施力,但并没有用上异能,否则太宰的头身早已会分离。
太宰露出笑容,像平常那样,明媚,爽朗,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在中也眼里同样带着戏谑与嘲讽。
呼吸不畅的缺氧感让太宰治开始有些浑浑噩噩,但他依旧笑意不减。这个时候他也懒得去思索什么。一切顺其自然——死亡也是。

僵持的时间宛若度过了长夜。中也突然微微垂下了头颅,过长的额发再度遮掩了双眼。他嘁了一声,抽回双手起身,敏捷地整理好衣物后一手揪起外衣,跌跌撞撞却雷厉风行地离开。
太宰平躺在床上的视角只看得到那伴着动作扬起的外套衣袖,随后是骤然关上的旧门板。外界的光再度抽离,余下室内一片昏暗。
窗外风呼啸过后停止了肆虐,万籁俱寂。太宰治保持着姿势,仿佛又进入了那种缺氧的状态,疲倦,浑噩,在倦怠中——梦见死亡。

Fin.

元旦在微博放过,转存到lof。

从此发誓太宰治一生黑。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