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羽。

南极点凿冰工。
努力修行接纳自我。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关于尽远。
大家好我是一个尽远痴汉。
以下为一些个人对尽远的看法和理解。重读,only in my own opinion.

首先尽远是我掉入坑内的一个重要原因。最初接受安利时,看到了尽远的人设,那几句话记忆最清晰的是“平素性格温和,不善言辞,淡泊名利,但能力颇值得信赖”,再加上听到坠子以玲珑剔透(抱歉这个词并不能这么用但我从字面上感受真的觉得很合适)的声线说出“殿下,请您注意分寸”时——
如一枪击入心脏。boom。
一个理想化的形象已经在我的脑海中形成。后来不管尽远的刘海如何遭到吐槽也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这就是尽远,无论换成什么刘海,只要他是尽远就没问题。
那时候还没有出小说,只能依照略少的情报进行自我脑补。
想象中的尽远面对朋友会轻浅地微笑,平素里会始终波澜不惊,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提醒分寸时会略皱眉头一本正经,亦或满脸无可奈何。
到目前为止梦到过两次尽远,梦里都有一些奇怪的设定,现实中并没有实现(.
小说出来后觉得其实与想象中的差不多。
但有一点很明显,尽远在界海眼里是一个大哥哥的形象。也就是经常照顾着他,从尽远的种种安排和替界海解围的情节来看,尽远心思玲珑体贴入微。
而面对玉茗殿下时口吻一板正经。虽说是不善言辞,但是官腔套话说得还是很熟稔。他回敬的言语不容置疑不卑不亢,同样也不咄咄逼人。也就是说尽远并不敬畏其他皇族,面对其他权贵拥有足够的底气,而这底气自认为并不全是舜的太子地位所给予的,而是来自于他的能力天赋和不卑不亢的傲骨。同时,谦恭有礼不露锋芒,正是君子风度。
小说中多次提到尽远皱着眉头,这应是一副担忧的神情,然而从不急躁,自我理解为尽远比较习惯于在身边人的事上操心,并用能稳妥地把一切都处理好。
原作里尽远与尤诺的互动倒是比较多。尤诺称其为“绿色头发的木头”,木头大概是指尽远平时总是一本正经,温和但是不善言辞,但是前文也有对界海的戏谑调笑,所以自行理解为应该是不大擅长应付朋友对自己的调侃。而尤诺要求尽远品尝他的配酒时,尽远拧着眉头为难但是又无奈包容的表情仿佛都要跃然眼前了,看来尽远会很难拒绝朋友的要求,同时又挺应和舜喜欢强迫他人接受自己的“好意”的任性。
近来赛科尔角色歌内尽远的出场…苏死我了。即使是面对即将对决的敌人也面带微笑,能显示出自信和毫无畏惧,同时尽远的笑容又无法让人感到丝毫的狂傲。尽远似乎总能把表情控制得无懈可击,总能把握好分寸。
而关于尽远的爱好,冥想和茶道。这两个爱好都带着宁静和安详,再联系至尽远的走路步伐,很容易想象出尽远平时气定神闲平静祥和的气质。(所以看到小说里“几人甩开腮帮子”之类的描写,觉得心有点痛)
背景方面…正如之前那篇背叛梗里提到的一样,我认为尽远,水很深。他的笑容亲近,实则内里神秘又令人无法看透。你以为他是一片幽绿浅潭,等陷进去才发现其深度可以使人在其中溺亡(反正我是会甘之如饴的。
至于感情方面,cp我偏向于远all。其实all远all于我来说都没问题。尽远那么苏,觉得一定能慢慢侵蚀掉每一个人的心,成为每一个人心中的一片最明媚和暖的春天。
他会懂得不动声色地付出,会可靠地安排好一切,会坚定不移地站在爱人的身后做他最坚实的后背,同时于爱情坚贞且认真。
我看的同人多为远舜远,我个人理解里的这两个人,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出于身份的差距,彼此保持距离,心中情丝百转,面上波澜不惊,注定BE。另一种则非常理想,他们有从小一起长大的默契,一个眼神便可以确定彼此的心意,相互的陪伴便是最温情的告白。这样的一对,我更想称之为灵魂伴侣。而至于在一起了那么一切都很顺其自然,彼此坦诚默契,而且双方都是男人,所以我不大喜欢其中一方展现出女儿家的娇态。因此跟病友舜看到描写舜或尽远,一撩就脸红的情节,都会有点觉得如遭雷劈…
我相信恋爱中的尽远对待爱人时会眼中满含宠溺,微翘的嘴角和略弯的眉眼都是他的温柔。
总之尽远于我而言,如同柏拉图理论中那个完美世界中的一个理想模型。
他让我想起某次于古建筑群景点间拜访一家茶馆,店主为我们沏了一壶茶,观之雅致,闻之清香,饮毕不禁赞叹。待出了茶馆拐过多少胡同后惊觉,唇齿间醇香愈浓久久不散。
我在心里为尽远筑了一座神殿。
我爱他。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
                                      
我怎么能把你比作夏天呢?
你不独比他可爱也比他更显温存。
                                     ——莎士比亚

评论(10)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