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冰。

南极点凿冰工。
努力修行接纳自我。

旧梗,我就删了个图。

一个刀无极与炽焰赤麟同体的脑洞设定。刀无极与炽焰赤麟达成交易,刀无极允许炽焰赤麟附着在自己的身体上,炽焰赤麟给予他力量与谋略。暗红的刺身是炽焰赤麟存在的证明,当刺身蔓延全身,刀无极的身体就会被炽焰赤麟同化,他的躯体将完全归炽焰赤麟掌控。

下面是一个脑的段子。
“我不是你的兄长。”
刀无极说这话时,寒风正呼啸着从他的脸侧划过,卷起了他深红色的鬓发,也卷来了细碎的冰碴子,刮到外露的皮肤上,针刺般的疼。于是他的话也被好似裹上了一层冷硬,不容置喙。
但面前的金发青年并未露出沮丧的神情,他仅是淡笑着换了一个理由,只为了能够跟着他们的镖车。刀无极早已暗中将他从头到脚端详了一遍,看穿着像是哪个富家贵族的公子哥儿,不过裹着一层绒边斗篷就敢跑到这天寒地冻的地方来,在这风头如刀面如割的环境下坚持不懈地跟了刀无极两里路,应该也不是个普通的公子哥儿。
他们的车队从繁华的京城出发,目的地是遥远的草原深处,路程少说需要两三个月时间,在这个季节翻山越岭的活儿不是普通武夫扛得住的,但天下封刀做得到。他们也不得不去做。
镖车上装满了商人们的货物,码放得整整齐齐,车内甚至铺满了稻草防震。然而柔软的稻草底下,城门侍卫没有检查到的地方,同样整齐地码放着各式的兵器——他们即将运往一支不为朝廷所知的军队手上。
因此这次的护镖任务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刀无极没法不怀疑这个青年出现的原因,尤其是当他第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却脱口称呼他为二哥。然而刀无极对自己的兄弟的存在没有任何记忆。
青年虽愣了一瞬,但随即自然地自我介绍了一番。笑剑钝,刀无极在心里咀嚼了一遍这个名字。青年和煦的微笑与得体的礼貌总是让人无法完全拒绝,而且一路上他也仅是骑着马缓步跟着车队走走停停,更多的是直接只跟在刀无极身后,还时不时同他搭话,聊的也只是些无关紧要的家常闲事。
无可奈何,他要跟,便随他跟着罢。
炽焰赤麟却发声了,刀无极听到与自己相同的声音在脑海中突兀地响起,他的耳边风声依旧。
“碍事。”
炽焰赤麟说,
“找机会杀了他。”

——
完善一点。
想了一下觉得炽焰赤麟\刀无极共体的设定,也可以玩一玩剑踪双邪的戏码。
表面设定是刀无极认为自己遇上了武器中的魂魄并与之交易,实际上刀无极就是炽焰赤麟其本人。更准确来说,是刀无极这个人格是炽焰赤麟的一部分,炽焰赤麟(因为意外?)失去记忆后,衍生出刀无极的人格,没有压抑的童年没有身世上的偏见,有的只是一腔浩然正气与胸怀天下的雄心。在设定中的动荡局势里被激发出野心,同时压抑在骨子里的,本一直沉睡的炽焰赤麟冒出了头。炽焰赤麟谋划了造反战乱,刀无极以先前为自己创下的天下封刀作为资本逐步施行。
这时雅少找了上来,御天龙族感应到了自己的兄弟。
后面可能就是雅少在面对了刀无极这个人格后,他即使确定了刀无极就是炽焰赤麟,但仍然发现了刀无极与炽焰赤麟的一些不同。于他们而言,他们更想留下那个沉稳正派的刀无极,而那个扭曲的阴谋家炽焰赤麟,他虽是他们的兄弟,但他的存在还是有可能危害到所有人。
然而刀无极的身躯即将渐渐被炽焰赤麟吞噬,也就是说炽焰赤麟这个人格将完全占据主导地位,刀无极的人格也有可能完全消失。
雅少会想挽救刀无极这个人格。炽焰赤麟会嫌他多事。
一战难免,苍天之决,然而炽焰赤麟陡然眉头松动,沉黑的瞳孔里映出对面碧眼银戎随风飘扬的淡金长发,这让他想起遥远之前他不分由说地跟着刀无极的镖车时,刀无极虽口口声声称自己并非他的兄长并想要赶他离去,最后还是从包裹里翻找出一件更加厚实的斗篷抛给了他。他手里的黑绒金边的布料带着体温,前方洋洋洒洒的大雪落了刀无极满肩。
重情义的笑剑钝身形一滞,指尖微颤。下一瞬,刀刃贯穿胸膛,浓重的铁锈味儿浸透口鼻,他抬眼,近在咫尺的刀无极眼底一片赤红。
“傻银戎。”
他的嘴角掺着冰冷的讥讽。
“吾骗你的。”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