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羽。

南极点凿冰工。
努力修行接纳自我。

空间里看到的设定。人在恋爱或者单恋中死亡,心脏会变成石子出现在所爱之人的身边。此人在生前若也受所爱之人的爱意与珍重,其石会更加珍贵,若爱而不得受得冷落,其不过是路边低贱的砖石。而那个人可以通过触碰感受到已逝之人的过往记忆与情感。

懒得写了我抛梗算了…
刀无极在某次醒来时突然发现枕边多出了一个小石子,凹凸不平,还带着一点长年深埋地底的潮湿。他不可能自己带回来这种东西,而且他向来浅眠,只要有人进入房间他都能立刻醒来并握住枕头下暗藏的短刀——然而昨夜并无任何声响。迟疑后他拿起了那颗石子,却在一瞬间被一股极其压抑的,绝望与悲伤交杂的情感充盈。刀无极惊诧,无数的回忆翻涌而来被强行放到他的面前如幻影闪现。但是这些回忆却是以天刀笑剑钝的角度呈现的。
那天,天尊皇胤来告诉他,银戎已经死了。

那颗石子刀无极最终并没有丢弃,他将石子收在袖中,偶尔单独一人闲时,他握住那颗石头,便会在脑海中回想到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在诗意天城的那些年,尚且年幼的那些年,银戎还需仰首才能与赤麟对视的那些年。刀无极突然以其他的视角再度审视自己的过往,他看到赤麟被众人排斥时紧缩着眉头却隐忍不发,随即兄弟们出现不由分说地将他护在身后;他看到赤麟拿着兵书教导弟弟们,那时赤麟就比大哥凶上不少,弟弟们不敢不听他的,然而赤麟只是摆着凶巴巴的神情,实际上从来没有凶过那三个弟弟;他看到天尊和赤麟穿上端正的战袍,在天幕将亮时在殿前便整军准备出征,银戎那时急匆匆地赶到了殿门前想与他们道别,天尊回过头让他赶紧回去小心着凉,赤麟也随之回头,彼时天光乍破,他淡漠的眼也被镀上了一点明媚意气的流光;他看到银戎第一次随他们出征,血流漂杵,那时银戎还没有成长为最为冷静最为可靠的将领,在最前方冲锋陷阵的是那个赤红的背影,狠厉而果决,最终染着一身敌人的血液提着敌方战将的首级归来,他那时眉间还没有那么深沉的沟壑,笑起来仍是带着年轻的肆意与张扬——这都是尘封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回忆,连刀无极都将他们全数压在记忆的最底层,只任自己的不甘与怨恨将诗意天城的过往蒙上一层晦暗的纱,却有人把这些回忆珍藏,如此鲜活,让刀无极发现原来年少时的诗意天城,曾是有过让他快乐的事情的。
随后却是在长老们下令让赤麟去固守银河监狱,殿上的赤麟什么都没说,只在领命后一言不发转身离开,那双眼睛晦暗不明,看不清神情。在银河监狱戍守的那些回忆确实是萧瑟的,但对于银戎而言还是有着兄弟的陪伴,刀无极看到那时的赤麟不动声色,看起来并没有丝毫反常,却在某一天,随着邪天御武冲破了监狱,一同直墜苦境而去。本是自己亲手做的事,刀无极握着石子沉默,但为什么会有股透彻的冰凉沿着手心直传到心底,带起了点刺痛。
随后是他彻底撕破面具, 他看着影神刀毫不留情刺入了漠刀的胸膛,他看着黄沙弥漫中雪白的鹤氅被血液与毒泅得一塌糊涂,那时的赤麟仍是那个曾经在战场上浑身染血的战将,但这次,染的是他的兄弟们的血液。
银戎的情感也毫无保留地爆发出来,从一开始莫名的钦慕与眷恋,转之为凄凉的悲绝,无一例外都随着那颗不起眼的石头传递至刀无极的脑海,让他震撼,也让他随之迷茫。刀无极不觉得后悔,他只对未来感到了些许迷惑。
酒坛子被他信手抛开,碎了一地。随后他拿着影神刀,前往啸龙居。

终于是四龙齐鸣,他得以看到紫芒星痕与碧眼银戎毫发无损地归来。袖中陡然轻颤,刀无极惊诧地看向那块被他紧握在手中,因肌肤的摩挲而变得平滑的石头,只见其无声地从中间裂开,随即开出了一朵微小洁白的花儿来。

(我都在写什么少女的几把玩意儿………………)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