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冰。

南极点凿冰工。
努力修行接纳自我。

不老梦。

*向导碧眼银戎x哨兵炽焰赤麟。
注意攻受!疯狂ooc,就是个烂俗的狗血言情剧情。
*只借用了哨向的基础设定,私设如山。名词解释在文尾,自己瞎几把编的(…)
诗意天城背景。
有辆小婴儿车,大概(…………)

入冬后,银河监狱变得更为萧索,野旷天低,万里云埋,连夕阳都肃杀了不少。
银戎在监狱外围层层叠叠的壁垒庭院中漫无目的的游走,他探头越过低檐瞧了眼远空的云气,伸手拢紧兔毛滚领的披风。他即将与兄弟们一起度过在银河监狱戍守的第一个冬季。
仿佛是走得有些倦了,他停下来,阖上了眼。精神力开始缓慢试探性地扩散,他感知到这附近没有守卫的存在,再向前——一股强烈的精神波动震得银戎即刻收回了感知。是一个哨兵……
这让他有些急促又有些说不出的莫名欢喜,加快了步程踱过长廊,那种感觉愈发明显,一个称呼涌上心头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他却突然又顿住脚步。
他应该早就能感知到我的靠近。
银戎僵停在拐角处踌躇不前。
但是他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在我的面前维持他的精神屏障。
近乎小心翼翼地,银戎迈出步子穿过拐角,终于正面迎上了那个哨兵,在银河监狱外围里他所能够感知到的最强的存在——
炽焰赤麟。

从御天龙族的后裔中,龙皇遴选出了五位获得能力觉醒的子嗣,而银戎是其他四位哨兵兄弟中比较独特的存在。他觉醒成为了一名向导。
这种独特的优势使他自小便能清晰地感知他人的情绪,任谁都会夸赞他温和贴心善解人意。但向导的能力自然不是仅用于此,经过了多年的训练,他也会被派出参与一些周遭的战争以求历练,作为一名能够协助赤麟的向导。
赤麟的能力觉醒得很早,于是在极年轻时便已经历过一些不大不小的战争,其作为哨兵的能力强势得不容任何人轻视。银戎便跟随着他,见过了大漠孤烟,见过了雪覆黄沙,见过了兵戈相接后的血流漂杵。然而银戎所感受到的赤麟的感情流就如同一片平湖静水,始终波澜不兴。
那日一把大火烧了半边天,艳云万里沿着敌方的尸骸血河直铺到了银戎面前。赤麟身披着染血的战袍,一头沉红的头发仿佛都浸透了血水,他手中鲜红的战旗被毫不留情地钉入敌军领将的尸首之上。他转过身,以万千残云骸骨为背景,眉眼间肃冷威严得有如来自地狱的修罗。
但他却随之极浅地微笑了一下,拍了拍第一次跟着他参与战争,脸色略显苍白但仍兀自坚持的银戎的后背。他说,你做得很好。
那是整场战争中银戎捕捉到来自赤麟的,唯一的情感波动。

院里只剩了些枯枝败叶,不远处惨灰色的高耸入云的围墙让人更觉得沉闷。赤麟却负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声不响,甚至对银戎的来到毫无反应。
“…………二哥?”
没有回应。
银戎靠近了一步,却在一刹那间几乎被汹涌的精神波动淹没,强烈的杀意翻腾不息,眼前的赤麟双眼凝视着远方面上并无异色,走近的银戎却能看到他负于身后的手中已经被自己的指甲嵌入掌中而血流不止——赤麟竟然在这个时候陷入了狂化状态。
突然一丛黑影闪现,他的面前凭空出现了一头纯黑的狼,眼瞳深红,此时兽瞳紧张地收缩,毛发微炸,甚至从喉咙深处发出了威胁性质的低吼。这是赤麟的精神体,他此刻居然已经控制不了自己,不得不通过精神体实体化来提醒外界了。
一个强硬的哨兵陷入狂化无疑是最为危险的,无论是对于身边的人,还是对于他自己。银戎却执拗地不顾黑狼的低声威胁,他伸出手掌包握住赤麟紧握在身后的手,籍此联系来平复安抚赤麟毫无章法的精神波动,试图将他从狂乱的长夜中拉回。他的大脑刺痛,陷入狂化的赤麟精神力完全不受掌控地抗拒一切靠近,纵然银戎在这些年里几乎历练成诗意天城最顶级的向导,依旧无可避免地被赤麟误伤到他的精神领域。
依稀一声清鸣,一只羽毛雪白中交错点缀墨黑的海东青从半空中翔落在他们身边,它展了展翅膀,羽毛便轻柔地拂过紧张躁动的黑狼耳侧。黑狼阴沉的眼瞳向它看过去,却意外地稍稍放松了下来。
仿佛自梦中陡然惊醒,赤麟回过神,后背已被冷汗浸湿。入眼却是一向冷静的银戎焦虑紧张的神情,赤麟心头微动,却是立刻松开手退后了一步,随即松出一口气道,“……已经没事了。多谢你。”
他动作幅度很小,但那双手不动声色地脱离仍是让银戎尴尬地僵硬,随后隐于袍袖下不动声色地收回。银戎勉强露出了平常的微笑。
“这是我应做的,二哥与我客套什么。”
言罢,两人又落入了微妙的尴尬沉默之中。银戎嘴唇翕动,复又开了口,声音却艰涩了几分。
“让二哥你这么为难,我一直都感到很抱歉。”

那一次鲁莽却小心的举动让银戎后悔了整整两年。
他们兄弟之间从未设过精神屏障,一方面是出于对彼此的信任,另一方面,这也使银戎能够更加轻易方便地疏导赤麟的精神流,在紊乱的环境里助他整理好一切信息并稳定下所有精神波动。
于是银戎也得以毫无阻碍地用精神触须去探索过赤麟的精神领域——尽管如此他也从未越过雷池一步,或者说赤麟从未担心这件事会发生。但他最终还是试探着去做了。
精神结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银戎面上依旧是不动声色毫无异样,他的精神流小心翼翼地交缠上哨兵安稳松懈的精神流,精神结合需要哨兵与向导之间的相容度达到一定的高度才能够成功,相容度越高则成功的几率也会越高。银戎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他只是像一个偷吃糖果的幼童一样,紧张且谨慎地秘密实施着自己的计划。但意想不到的是,几乎是一瞬间,因结合成功而出现的强大的精神冲击霎时抵达两人的大脑,这让银戎措手不及,身后又同时传来桌椅摩擦地面的刺耳声响,他看到赤麟猛然站起身,看向他的眼神满盛着错愕与不可思议。
“——荒谬!”
他也没想到赤麟会是用这种反应来回应他。低沉的呵斥惊得银戎愣在原地,赤麟说罢便转身离开,没有给他留下任何言语解释的时间。两天后,银戎得到了赤麟即将被派往银河监狱戍守的消息。

银戎没想过来到银河监狱后,与赤麟的单独会面会是这幅场景。狂化对于哨兵来说并不常见,如果在他们的身边存在着可以合作的向导的话。而赤麟…这些年来诗意天城里能够辅佐赤麟的向导向来只有银戎而已,但是自从那日后,赤麟被调往银河监狱戍守,后来再见面的几次,赤麟都在周遭竖起了坚不可摧的精神屏障,没有人能过突破去感知他的精神情况,与他最为亲近的兄弟们也不行。
这层屏障不仅是隔绝了其他哨兵或者向导的探查与交流,也让他与银戎之间完全地隔绝。仿佛从此撇清了除兄弟外的一切可能关系,冷硬地想要以这种方式去斩断掉银戎的妄念。

第三年,银戎与星痕白帝被调去与赤麟一同戍守银河监狱,赤麟在银河监狱为他们安顿好了一切,一路的陪同与提醒,他却始终未曾卸下那层屏障。
银戎站在那层看不见的屏障外,他始终认为,是因为他作为向导的能力不够强,才会让赤麟如此为难,两年里他刻苦修习,想要继续以精神疏导辅佐赤麟的那点儿隐秘期盼无从安放。

“你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向导,将来你也会拥有一个最为优秀的哨兵——但那个人不应该是我。”
无比刻板的回应,赤麟冷静地就像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天凉了,若无事你也早些回房里休息吧。”
甚至再次不给银戎任何争辩的机会,赤麟瞥了眼他外着的毛绒披风,口吻依旧平淡,但又隐隐含着不寻常的急促。银戎未及回应,赤麟说罢已经转身,若无其事地,且果决地离开。
这个背影决绝,却莫名带着几分狼狈——他仿佛是在逃离。
银戎也如同第一次那回被他丢在原地,愣在那里。但他看着赤麟的背影,看着他因转身而扬起的衣角,他突然升起一种更为坚定的决心。
不想让他再度转身离开进入那个封闭的冷漠的空间里,也为了不让他再次把他一个人留在冰冷长河之中。他必须要抓住他。
银戎抬步跟了上去,他有些急切,但仍然想保持冷静,尽可能有力地清晰地发问,
“那么,你为什么没有断掉精神联结?”
抛出的问题似乎正中了致命点,赤麟的脚步明显得一顿,银戎便趁机上前抓住了他的手腕。
然而一时间所有的疑问,或者说质问,被他咽了回去。
再度出乎银戎的意料,他的手心里的肌肤烫得惊人。

——后面所有的咱们走外链吧。

戳我。

这种意识流小破车居然也能被屏蔽…实在抬举我了……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