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羽。

南极点凿冰工。
努力修行接纳自我。

长空去时,挟尽温柔。

*刀雅刀。自由心证(大概)
*赤麟变成一岁小孩子的梗。剧情乱七八糟的,怎么高兴怎么来,没有逻辑,没有逻辑,没有逻辑。名字也是瞎几把胡诌的。
私设苦境事后全员平安回到上天界背景。
感觉自己down成小学生(为什么一写五龙我就想讲相声(。)

尚是清晨时分,诗意天城三皇子的门庭却极其少见地敞开了来。而其厅内,天尊皇胤,碧眼银戎,紫芒星痕,邪影白帝四龙已然聚首,正围着桌子神色各异。
桌上坐着的正是他们这次突发紧急会议的原因——只见一个一岁左右模样的孩子盘腿坐在木桌中央,一手撑住额头,眉头紧皱,满脸是这个年龄的孩子不应有的忧愁神情。这孩子生着一头同样不应是这个年龄该有的极长的暗红头发,双鬓间还掺着两缕墨色发丝,倒是跟诗意天城二皇子炽焰赤麟一样的配色。
天尊皇胤无言地看着这个孩子,握紧了拳忍了又忍,终是忍不下去了,他猛地扬起袖袍——伸手就去捏这孩子的脸。他动作幅度极大,夸张地几乎吓到旁边沉思的三位弟弟们,小孩子躲避不及,微鼓的脸颊像糯米团子一般被天尊捏住,于是天尊终于如愿以偿,捏着孩子软乎乎的脸颊心满意足地爆发出了欢快的大笑声。
孩子却是丝毫没有受到笑声的感染,倒是眉头皱得更深了些,他紧紧攀住天尊的手试图掰开,不过一个一岁左右孩子的力气当然是徒劳无功,他便无奈放弃,只略眯起了眼睛,直直看向天尊,眉头皱起,用小孩子独特的脆生生的声音,以及冷静平稳的声调说道,
“天尊,过分了。”
这成熟稳重的声调和声音形成的反差太大,震得天尊陡然松了手,却仍是不死心地凑在桌沿盯着孩子瞧。邪影白帝也跟着手舞足蹈想亲自来试试糯米团子的手感,自然也是被早已发觉的孩子一眼瞪了过去。碧眼银戎和紫芒星痕却是在一旁保持沉默,心里却肯定了那个荒诞的猜测——
这个突然出现的孩子,确实是他们的二哥,炽焰赤麟。

今日清早,银戎一如既往地仍赖在被窝里做着梦,侍女急匆匆地直接推门而入闹出的动静一下子惊醒了他。虽然银戎是出了名的有风度,脾气好,但那些侍从们对他更多是尊敬,这么有失礼节的事还是头一回发生。于是银戎睡眼惺忪地从床上爬起,顺便理了理前额过长的头发,好让自己看起来像平常一样从容优雅。
“发生什么事了?”他很温和地问道,却见冒冒失失就冲进来的侍女突然局促不安起来,但她只瑟缩犹豫了一瞬,随即将怀里抱着的一个孩子直直递到了银戎眼前。
什么情况?给我一个孩子干嘛?我什么都没干啊。
也许是刚刚惊醒,大脑还没来得及从混沌中挣扎出来,银戎愣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满脸纠结复杂的孩子,过了好久,好久,终于反馈出一个信息——这个娃娃怎么这么像我二哥?

根据侍女的解释,这个孩子是她们在银戎屋外的院子里发现的。三皇子的屋子外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一岁左右大的小孩子?而且其模样和穿着还都像极了她们的二皇子?这些问题把女孩子们吓坏了,只有急急忙忙地闯进银戎的屋子以求指示。银戎也是懵的,他习惯性地握着檀木扇摩挲着扇骨思考片刻,无果,遂让侍女喊兄弟们来共同面对难题。
好巧不巧,待其余三位兄弟纷纷到场并对这个孩子的出现目瞪口呆时,一侍女回应,二皇子赤麟并不在他自己的殿中,而且侍从在哪里都寻不到人。众人面面相觑,又将目光全部转移到了这个孩子身上。
这孩子从一开始就一言不发,只是紧皱着眉头,一直在思考着什么的模样,这怎么会是一个一岁左右的孩子会有的样子呢?答案早就心照不宣,只是四龙仍是心思万千震撼无比,天尊更多的是兴奋,银戎更多是疑惑,星痕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心里一片懵逼,白帝早就探头探脑随时准备摸上一爪子了。
然而四兄弟面对这种荒诞的事再怎么讨论也是一筹莫展,孩子叹气,终是忍不住从他们没头没脑的会议中插嘴,提议先将此事压住口风,说不定过几日自己就会自行恢复常态。
此法可行。天尊想了想觉得有理,只是还有一个问题,
“接下来的几天,赤麟你总得有人照顾——”
这个问题让赤麟感到头疼,以他的性子本是不大习惯被他人照顾,更何况是以现下这种模样……他刚准备开口拒绝天尊的好意,待回到自己的殿中再想法子。不想他还未发声,银戎却已轻快地答应道,“由我来吧。”
赤麟闻声僵硬了一瞬。

银戎唤来那些知情的侍女们吩咐着切勿将此事外传,语毕回过头朝天尊露出了微笑,“天尊,这几天赤麟的一些事务就只有先麻烦你了。”
“无妨无妨。”天尊一口应下,一手正不容抗拒地揉着孩子暗红色的头发,满脸都是父亲一般的慈爱光辉。乖巧的星痕只在一旁看着,但也露出了几分新奇的神情,而白帝学着天尊的笑声也在一旁哈哈大笑,嚷着二哥这么憋屈的模样太少见了我要好好嘲笑一下。受不了,受不了也没法子,孩子放弃抵抗一般垂下了头,任由头发被揉得乱七八糟。透过散乱的发丝银戎还能看到那纠结到一起眉头和紧抿的嘴,仿佛又沉思起了什么。

待满脸父爱的天尊皇胤和大惊小怪咋咋呼呼的邪影白帝以及一直都很安静的紫芒星痕各自为自己的安排离开,屋子终于又归于宁静。赤麟颤巍巍地站起身,用手勉强理顺一下被天尊和白帝揉的乱糟糟的头发。他并非只是变成了一岁小孩的体型,而是整体缩水成了这么小的模样,但行动能力并未受到局限,只是……他向桌下瞧了两眼,一个桌子的高度竟显得有几分危险。
这时银戎拖着凳子坐到了赤麟面前,赤麟变小后就算是站在桌上去看坐着的银戎,还是需要仰起头才行,银戎索性双臂交叠于桌上,慵懒地将下巴搁在手臂上去看他。
“二哥,你是想说什么吗?”

那声二哥噎得他半晌没能说出话来。
在他面前,那双眼睛正平静地看着他,清澈透彻的黑色瞳仁,显得有几分乖驯。赤麟默然别开了眼,“你的病……如何了。”
“嗯?”这次轮到银戎愣了一下,一瞬后他反应了过来,前几日前他被一场高烧困在了房里,不过并不是什么严重的病,只需安养了两天就已经能若无其事地活蹦乱跳了。他自己也没怎么将这病放在心上。
只是不知忙于公务的赤麟如何得知这点小事。
一丝丝潜藏的笑意从那双眸子里露出了芽,在额前散落的淡金长发隐隐约约的遮隐后,他眉眼微垂下来。
不过如此一来,银戎便差不多能想清事情的前因后果。那夜他的二哥得来消息,想要前来探望,结果意外变成了这幅模样……只是不知为何当夜来的赤麟,最终并未敲响他的房门?
“你的身体,是不是自苦境回来之后便受了影响——”冒出的芽儿仿佛猛地被寒水浇淋,而赤麟猝然将视线转移回来。他恰好错过了那一瞬柔软的欢欣,此时只望进了一片古井无波之中。只是银戎的眉眼仍是弯着的,看上去却显出了几分极淡的哀愁。“——始终没有完全痊愈,因为我…”
“二哥。”向来待人温礼的银戎这一次打断罔顾了兄长的问话,他坐起身直起了腰背,前额过长的头发散落到两侧,于是整张脸便再无遮挡地露了出来。他此时却是微笑着了,先前寡淡的哀伤仿佛是一种错觉,他的语调恢复到先前的轻快。
“你想不想听我拉胡琴?”

被打断的忧虑与自责他只有收回,他还能说什么呢。

只不过没想到得到肯定回答的青年行动果决,双手穿过其腋下便径直将他抱了起来。赤麟绷紧了脸,但仍是遮掩不住本能的不自然与极度的尴尬。这让抱着一岁孩童柔软的身体此时却无比僵硬的银戎简直按捺不住笑意,并没有什么嘲笑的意味,而是单纯的趣味与——欢喜吧。
多少年以前,他也曾这么抱过尚且年幼的星痕与白帝,再早一些,赤麟也是曾这么怀抱过自己的。

正午刚过,此时阳光正是最暖的时候。清晨的寒气早已被日光笼晒得分毫不剩,草木也蒸腾出一种温暖沉稳的气味,丝丝缕缕在院子里游散,直引得人软下骨子只想惬意阖眼去会会周公。
银戎没有像往常那样去小憩一个时辰,而是摆了木凳于小院子里,胡琴已经置在了膝上。而赤麟窝在一旁的楠木交椅中,尽管变得这般小,他仍是端正坐着,全然不受这午后疏懒气氛的影响。
那把胡琴取出时已沾染上了少许灰尘,料想已经许久没有被主人动用过。
有些不肯老去的记忆重又固执地复苏,赤麟眼神黯了几许。
“苍天之决那样的曲子,对胡琴损伤太大。”银戎转过脸来,笑着对他说。“我不想再奏响第二次了。”
他正在演奏的曲子清澈悠扬,仿佛完全脱离了过去的沉重悲伤的枷锁,洗净了浓厚的血腥味儿,如今只剩一片赤诚亮堂的宁静与清欢。如白鹤扬翅抖落尘埃鸣唳九霄,潇洒落拓,将过往远远抛在了脑后,不再回头。
赤麟自然也是明白的。
他保持了一贯的沉默,稳坐不动,又垂下眼帘只略略颔首。仿佛也多了一丝轻松的笑意。

那晚赤麟要求回到自己居所的提议被驳回。
幼小的孩童毫无抵抗能力地被塞进床榻内侧,与兄弟同塌也是多少年不曾做过的事了,况且赤麟年少时也并不如天尊般同弟弟们都十分亲近,他性子深沉,早就习惯了独来独往。而今不得不僵硬地卧在银戎旁侧,银戎一面整理着床被一面担心着他若是半夜掉下塌去就不好了。一岁孩子的脸闻声又皱成了一团。但他还是依言顺从了银戎的安排,待到烛火熄灭,他的手触到了几缕冰凉却柔软的长发。

银戎醒来时,一如过往的几百年几千年一样,身边空无一人。这本是正常的,但他想了一会儿,突然坐起,这时发现桌上已经摆好了早上的餐点,若是往常没他的吩咐,侍女不会提前送进来。他尝试着唤了一声,“二哥?”
应声的却是房外的侍女。
“三皇子,二皇子已经恢复,先自行回殿中去了。”

桌上的吃食蒸腾着清晨的白雾里,银戎恍惚中忆起他昨夜的梦境。他仿佛紧紧抱住了什么,就像小时候看到的白帝抱着可爱的兔子不肯撒手那样,任性又固执。然而他听到有人叹气,熟悉到骨子里的声音低声劝他,“松手吧。”
银戎终究不是个任性的孩子,他的懂事礼貌自幼便是为大家称赞的。于是他乖巧却隐隐不甘地松了手。那人便替他细细裹好了被角,然后终究是离开了。
银戎有点想笑,为什么就算在梦里,自己也不敢任性一点呢。

END。
没啦。不要在意细节,就当衣服也能跟着变大变小吧(……)

与亲友有关变小的刀爸的讨论,
絮:如果你是一个很有事业心的中年男子,有一天突然变成一岁小孩并惨遭捏脸,心态是不是很崩。
我:心态崩了但还是要保持冷静。
絮:冷静之后呢?
我:叫他滚。
……
絮:……啊!兄弟!
   无论你做了什么!你都是我的兄弟!

……我笑死(((((

评论(1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