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冰。

南极点凿冰工。
努力修行接纳自我。

幼驯染可都是要结婚的。

*漠刀绝尘x御不凡。

*ooc到飞起。大学paro。我又来讲相声了。

还上篇猋欢里的漠刀刀一个清白。

有人轻轻叩响了宿舍门,而此时周末的宿舍里只有刀无极一人正坐在自己的桌前整理文档,他刚刚站起身,便听闻宿舍外头清朗熟悉的声音响起,“请问——漠刀在吗?”

刀无极打开了门,迎面遇上那张熟悉的脸,温和亲切的笑意,眼角一枚不算明显的泪痣——果然是御不凡。“漠刀应该是去上选修了。”他一边侧开身一边回答道。

“啊主席好!——哎呀,”御不凡赶紧先给曾经的部长打了个招呼,又自然而然地进了门,抬高了手里提着的袋子,径直送到了漠刀的座位上,“绝尘周末还有选修课,我给忘了…”他从袋子里拿出六颗黄澄澄的橙子,环在怀里迎到刀无极面前,“主席拿两个去尝尝吧!从我老家那寄来的,自家种的呢!”

既然都送到了面前,刀无极便也不推辞,将橙子一一拿下分到了舍友各自的桌上。“那多谢你了。”

御不凡拍了拍手掌笑道,“哎,对于像我这么慷慨的人,谢什么嘛。”

男孩子之间的友谊,和女孩的以宿舍群分就是不一样,他们隔一个宿舍一栋楼也照样能成为天天一起去勾肩搭背吃饭的好兄弟。御不凡即使转了专业,跟刀无极他们宿舍人的关系还是很不错,当然主要是因为漠刀绝尘。刀无极早就听他说过他跟漠刀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就连大学也考上了同一所,御不凡甚至也选了和漠刀相同的专业。 这两人关系好得不行,御不凡在漠刀寝室出入频繁得大家都已经把他视作了舍友的一份子。只可惜艺术与浪漫的头脑终于是无法接受物理与化学的洗礼(御不凡自语),大一中期他便换了专业去了艺院。而他本也是学生会的一员,又恰是刀无极部门的得力干事,对于他的转院,刀无极也觉惋惜。

而御不凡倒是转院不久就快速与艺院的同学们融成一团,没过多久,艺院妇女之友的称号就已经传到了刀无极他们宿舍的朋友圈里。雅少曾一边刷着朋友圈一边看了看面目严肃到显得有些木讷的漠刀,不禁感慨这对好友的搭配是多么的神奇。

倒是主角两人一点也没觉得什么神奇,他们从小就腻歪在一起然而到现在也没人觉得厌烦过。就算现在在不同的学院里上着不同的课,为着各自的课业忙上忙下,闲时还是会每天聊聊彼此的近况。其实若是拿过他们的手机查看通讯软件,就会发现无论是聊天框被有规律地清理只剩寥寥几个的漠刀,还是频繁有人发来各种消息的御不凡,其都有一个置顶的聊天框——当然就是彼此。

那天晚上,御不凡正窝在被窝刷微博,特别关心的消息意料之中也有点意外地冒了出来。

绝尘:你知道怎么追女孩子吗。

哇——————————?!?

要不是标点依旧打得中规中矩,御不凡还以为绝尘手机是被他哪个舍友(经过心理排查御不凡猜测可能是啸日猋)给偷偷拿去恶作剧了。

御不凡:嗯???绝尘你……………………

于是漠刀耐心地一点一点打字给他讲了事情缘由,从啸日猋喜欢上话剧社仙女到现在正在躺尸如一条咸鱼,简洁详细,语气波澜不惊。但御不凡已经在被窝里笑成一团,宿舍脆弱的床铺都颤抖起来,他的舍友便从床帘里探出头来打趣,

“御不凡,你又和你对象聊天呢?”

“少瞎讲,你继续打你的游戏去!”

对方又哈哈哈着缩了回去,而御不凡果断在相册里翻出一张日剧截图,给漠刀发了过去。

绝尘:?

御不凡:你把这张截图发给啸日猋吧,像我这么了解女孩儿心思的人,听我的准没错!

不愧是御不凡。漠刀在心里感叹。

他转手便把从啸日猋那里得来的红包发给了御不凡,并告诉了他啸日猋抱得美人归的好消息。御不凡发了整整一屏的哈哈哈哈哈过来,漠刀仿佛能看到御不凡笑得眉眼眯起,眼角的淡灰的泪痣扬起,好似也随之鲜艳起来。于是他也忍不住跟着抿紧唇露出了点笑意。

御不凡:不过 绝尘啊 你有没有想追的女孩子啊?

御不凡:唉 你现在都是大二的学长了!你看你宿舍的雅少 多受女孩子欢迎啊!!

御不凡:你再老皱着眉头会吓到小学妹的!!你要多笑笑啊那肯定有一群学妹围着你转啊!!

御不凡:有看上的不知道怎么追就跟我讲呗 像我这么热心的人!肯定会帮你追到手的——

那点嘴角的笑意突然沉寂了下去,漠刀沉默地看着屏幕上御不凡的信息不一会又刷了一屏。他戳了戳手机屏幕,他的聊天背景是两个很简单的像素小人儿,一个额前两缕蜷曲的刘海,脑后扎了一个高马尾,笑得傻兮兮没心没肺的,另一个则有着灰白间杂深红的自然卷,眉头紧锁神情愁苦。听御不凡说是他过生日时一个女同学画给他的,那个女同学见过漠刀几次,知道他两关系好,就把他也给画下来了。画的很可爱,所以御不凡当时美滋滋地分享给了漠刀,漠刀平静地回他说画得很好看,随后就设置成了聊天背景。

绝尘:不用了。

绝尘:这样挺好的。

漠刀想了想,又补充完整了一些发过去。

绝尘:这样跟你一起,挺好的。

……

那边的话痨却突然安静了。

咋回事儿啊。御不凡的舍友正开着电脑赶设计作业,只听到旁边捧着手机的御不凡一会笑得前俯后仰一会又唏嘘感慨,现在却突然一声不吭下来,把习惯了闹腾的室友给吓了一跳。室友转过头开口想像往常那样开个玩笑,却见御不凡紧盯着手机屏幕,开着输入法输入几个字,又删了。

哦哟,脸都红到耳朵尖了。

室友心里吐槽万千忍着没出声儿,这小子真找对象了啊!他暗搓搓想偷偷看看御不凡的聊天记录,奈何视力不好,只看到聊天背景上两个像素小人儿并肩而立。嗯,室友眼睛一眯,艺术生作出了第一反应,色调搭配很和谐!

御不凡:好。

这个周末里天刀笑剑钝没出宿舍,他洗净御不凡送来的橙子切开来,当饭后零食吃了。真是不错的橙子,比学校卖的那些甜多了。

他打开朋友圈刷新了一下,有不少女孩子找他要过了微信号,搞得每次发个日常就有一堆女孩子点赞评论,绅士的雅少觉得一一回复一下才比较有礼貌。这时他刷到一张照片,发动态的人是御不凡,照片里没有人露脸,只有两人拿着肯德基情侣套餐甜筒,森系的服装搭配,还能看到持手机身边的人垂下的微卷的灰白发丝——这不是他室友漠刀吗!?

配字很简单,“第二份半价!”

下面点赞一排,第一个就是漠刀。高能的是评论区,(雅少这时候才知道他原来被这么多艺院妹子加了好友)一排一排的姑娘组成的队形,

“又秀恩爱!告辞!”

再往下刷,是一个个艺院妹子们约好了一般发的动态,都是一样的大字截图配图。

雅少:………………

雅少: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这橙子怎么这么甜,牙疼。

end.

不择手段ooc(

评论(8)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