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冰。

南极点凿冰工。
努力修行接纳自我。

对于之前发的那篇《忽到窗前疑是君》自己有些感想就悄悄瞎bb一下……
这篇文之前想了蛮久,主要是想要通过黄泉的视角去面对罗喉,去思考罗喉的一生。我私自将罗喉分成了三个形象,一者是暴君罗喉,那是被历史曲解后罗喉中二爆发破罐子破摔远钻牛角尖后的形象,这个形象可以说是让黄泉无比痛恨并且想要亲手杀掉的;二者是武君罗喉,这个罗喉主要是他的跟随者眼中的形象或者说他本人眼中的自己,这个形象是让黄泉有所触动的,让黄泉认为他们是同一种人;三者就是结义兄弟中的大哥,这个形象只有罗喉最亲近的人——也就是那结义的三个兄弟所体会最深的,其后君曼睩和黄泉也感受到过,这算是武君褪下坚硬的盔甲后最真实的存在。
就像那些介绍里所说,武君是一个霸气与柔情并存的人。于是这个较为亲切沉稳的大哥形象应该是最为触动黄泉的一个形象。
黄泉会因为暴君而憎恨他,因为武君而跟随他,因为那个别扭着温柔的长者,具有黄泉所需求的温暖的形象,而爱上他。
所以整篇文章我努力地想强调黄泉的心情变化,但水平不够可能并没有表现出来。我也觉得可能黄泉的形象太过稀薄,他们觉得“请让我跟随你”这句话黄泉不可能说出来…他的确不可能在现实里说出这种话,出于他无比傲娇的骄傲与自尊,但是我觉得当一个人处于一个他自己清晰地知道不可能存在的幻境里,总会暴露出一直以来艰难隐藏的脆弱。当然这一点也是黄泉非常可爱的地方……
当时文章结束后我心血来潮加了一句玩笑话,反而那句玩笑话仿佛成了主题,所有转发评论都在围绕那句话而抒发感想,这让我不大愉快,毕竟黄泉的形象并不是只会炸毛只会呛罗喉的,在原著里他其实非常冷静,就算是怼罗喉时也是冷嘲热讽的态度。跳起来暴打罗喉,只能说我觉得气氛太沉重想加点笑点罢了。那毕竟不是文章中的一部分,我也不希望这一句话盖过了我想表达的那些东西。
唉我怎么这么多废话…………

最后题名出自“相思一夜梅花发,忽到窗前疑是君”,本是个虐梗,还是改成HE让黄泉心想事成吧。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