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羽。

南极点凿冰工。
努力修行接纳自我。

烟火会。

*鷇音子x无梦生。

灯火通明,人声嘈杂,无梦生兀自背手,一面行走一面走马观花过街上摊贩所摆出的物什。而鷇音子跟随在他身后,面目肃穆,对两边的玩意儿毫无兴趣的模样,只沉默地紧跟着无梦生。
主动邀请他们来这烟火会的人早就自己寻着乐子跑得无影无踪,只留得无梦生和鷇音子面面相觑。无梦生倒是从容,在这混乱人群中行走得如同于庭院里游园般惬意。鷇音子却是不大习惯这种场景,他不禁加深了眉间沟壑,只沉默跟上无梦生的步子。
一路上两人皆是一言不发,纵身边人声鼎沸,也不免气氛尴尬。无梦生不动声色偏头,却不见了一直跟随在他身后的鷇音子的身影。这让他一时怔然驻足,竟霎时生出怕鷇音子在这人群中走散的担忧。无梦生还未来得及检讨自己这种担忧来得奇怪,却看到鷇音子清癯身形穿过人群直朝他走来,随即向他手中硬塞了一包东西。
无梦生低头去看,只见一水袋里有三只红色的金鱼儿在其中游动。他眨眨眼,颇有些未反应过来的诧异。
“这是……?”
再抬头时,鷇音子却转了视线望向旁边的摊位,绷着脸硬邦邦地回应,“方才路边的姑娘央着卖与我的。罗浮山不宜养这些生物。”
无梦生又是眨眨眼,面前这人眉头皱得一副冷漠的模样,偏偏又紧绷着脸显出几分紧张。老大不小的人了,送个礼物时还像个毛头孩子,无梦生能怎么样呢,他便低头轻轻笑出一声,
“多谢。”

逛完了集市,聚集在湖畔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烟火也都准备好了,只待一会儿一齐点燃。人们成群成对地候在这里,无梦生看到右前方一个姑娘已经开始虔诚地双手交握想要提前许下什么愿望,湖面上一盏盏橘色的灯缓慢地随着水流漂过,暮色沉沉,灯火明灭,果真是一片现世安好。
“无梦生。”
他突然闻得一声轻唤,不由得转头去望向唤他名字的人。恰是此时人群欢呼,点燃的焰火呼啸而上,在天际炸开一片缤纷斑斓。无梦生却还在看着鷇音子,看他半启嘴唇却蓦地停住,同时眼里映照出了万千缭乱的绚烂烟火。鷇音子也在看着无梦生,方才想说的话此时只剩一片空白,只有斑斓的光投落在了无梦生的身上,给他染上了一层无比明媚的色彩。
直至轰鸣声止,烟火也散尽了,人群重新开始流动,两人如梦初醒般一齐移开了视线。鷇音子也到底什么也没说出来。
无梦生却先出了声,
“哈,我们走吧。”
他也没说其他,只拢了拢手指,手中水袋里的鱼儿好似隔着轻薄的袋子碰了碰他的指尖,引得一瞬清凉的酥痒。鷇音子也迈步跟上,本走在前面的无梦生却稍稍顿了步伐,再与鷇音子一同并肩而行。
鷇音子什么也没说,无梦生也什么都没问。嘈杂人声和洪亮的烟火声轻而易举地掩盖过某处的擂动轰鸣。
他们没再有目光交集,却心照不宣。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