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芥。

南极点凿冰工。

我这个反派控才不会喜欢热血少年漫呢!

真香。

嗨到天亮!!!

梦江南

*无限中心,无cp。……大概。
  看出什么cp肯定都是滤镜,嗯。

无限从未曾考虑过如何让自己合群这个问题。
用他自己的原话来讲,这是一个他完全不需要的技能,无论是在圣母这种所谓的亲人身边,亦或是在夔禺疆这种所谓的战友身边。作为一个道具,他没心情去跟他们发展什么多余的感情。
于是到了天子台,他的姿态依旧,需要即到,不需要则独自游离于团队之外。他时常选择一个人待在天子台给他准备的房间里(除此之外好像也无他处可去),冥想练功,或者是想一些其他什么东西。然而房间外的小院子里总是很热闹,毕竟有紫烨疾邪在,他每天不找点事做都会闲得慌,至于孤星泪虽然安静听话,但也会因为随便听话而跟着邪天子胡闹。无人...

我跳楼了。

·关于酒量。
*cp闇影x地茧无限。

和亲友脑的一个关于酒量的脑洞,现代pa。
无脑傻白甜。

闇影方才秒接来自无限的电话,却听到对面传来女孩子的声音时不禁眉头一跳。但他还是礼貌地问了一声,您是?
我是朱雀衣啦!电话那头的女孩子的大声回答,朱——雀——衣——!
不用接着介绍闇影也知道是谁了,这真是个能让一向冷淡的无限瞬间露出几分骄傲与温柔的名字,也是他打电话时念得次数最多的名字——朱雀衣,就是他捧在手心里宠大的宝贝妹妹。

听来对面的背景音十分嘈杂,朱雀衣扯着嗓子大声喊出话来才让闇影勉强听清楚几个关键词。喝醉,酒吧,让他来接。
于是在将近半夜的时辰里,闇影拿起车钥匙便急匆匆地出了门。...

盛宴过后。

*cp鷇梦,不过其实没有多少感情戏,主要是一些三十还真晚会后的感想。

将近子时,西栅内依旧是灯火通明,不过喧沸人声早已远去,暖橙的光只有落在了水面上,倒显出几分热闹过后的萧索。船只被拴在了河边,安安静静地挤成一团,随着水流极微弱地相互推搡。
只有这个时候,乌镇才显出了她原本恬静的面目。
然而船上飘忽现出一个人影,映入水中虚虚实实,只看得清是一身暗银纹白袍,手持黑羽交杂的白羽扇,脑后两缕白纱和着夜风轻轻扬了起来。他垂首忽得见河中的几尾锦鲤俱被他的影莫名吸引,手中羽扇晃了两晃,那几尾鲤鱼也跟着甩尾游动两圈。
“三余无梦生。”
他方才得了趣,却正听闻一句低稳的唤声,喊的是他的名,只不过又掺着夜风,朦胧好似...

这个tag太适合我了叭。

旧梗,我就删了个图。

一个刀无极与炽焰赤麟同体的脑洞设定。刀无极与炽焰赤麟达成交易,刀无极允许炽焰赤麟附着在自己的身体上,炽焰赤麟给予他力量与谋略。暗红的刺身是炽焰赤麟存在的证明,当刺身蔓延全身,刀无极的身体就会被炽焰赤麟同化,他的躯体将完全归炽焰赤麟掌控。

下面是一个脑的段子。
“我不是你的兄长。”
刀无极说这话时,寒风正呼啸着从他的脸侧划过,卷起了他深红色的鬓发,也卷来了细碎的冰碴子,刮到外露的皮肤上,针刺般的疼。于是他的话也被好似裹上了一层冷硬,不容置喙。
但面前的金发青年并未露出沮丧的神情,他仅是淡笑着换了一个理由,只为了能够跟着他们的镖车。刀无极早已暗中将他从头到脚端详了一遍,看穿着像...

《枕上霜》
cp皇旸曜雪x逆神旸。
群里的二月作业。
关键词:室外,恋足,兽化,浆果。
旸神猫耳化注意。放飞自我疯狂ooc注意。
顶风作案,我也被zine拒绝了,尴尬。试图这样发图看看。

空间里看到的设定。人在恋爱或者单恋中死亡,心脏会变成石子出现在所爱之人的身边。此人在生前若也受所爱之人的爱意与珍重,其石会更加珍贵,若爱而不得受得冷落,其不过是路边低贱的砖石。而那个人可以通过触碰感受到已逝之人的过往记忆与情感。

懒得写了我抛梗算了…
刀无极在某次醒来时突然发现枕边多出了一个小石子,凹凸不平,还带着一点长年深埋地底的潮湿。他不可能自己带回来这种东西,而且他向来浅眠,只要有人进入房间他都能立刻醒来并握住枕头下暗藏的短刀——然而昨夜并无任何声响。迟疑后他拿起了那颗石子,却在一瞬间被一股极其压抑的,绝望与悲伤交杂的情感充盈。刀无极惊诧,无数的回忆翻涌而来被强行放到他的面前如幻影闪现。...

捧一抔雪煮酒。

*雪爵x旸神。
*原著向小短篇。
ooc到飞起,注雷…
开头大概是接着旸神决定开启螟瘟前夜,和小月斗酒之后的剧情。
没啥逻辑……就,有不好吃的婴儿代步车……。

皇旸曜雪不知道在他安顿当时醉得一塌糊涂的古小月时,逆神旸又在树下自顾自地喝了多少。他晃了晃本放在自己这边的几只酒坛,却发现其皆已是空空荡荡。但对于旸神而言,也许还不至于让他醉倒,当曜雪回到他面前时,逆神旸只是敛着眸子,气势丝毫不减,而按理说饮酒过后本该红润的脸色,在月光下却是更为苍白。
皇旸曜雪想到自己先前说的那些话,有关仇恨与自私,他虽斟酌犹疑过,但仍旧是说了出来。他看得出面上平静无波的旸神此刻眉眼间凝住的悲伤,不是清冷的月光带来的错觉。那些...

之子期宿来。

*秋水x归一。
没剧情,单纯想日个归一。

湿润的青石板路上映出清亮月辉,两旁的矮房上正静栖着三两只辨不出种类的鸟雀,一慢两快的竹梆声却突然沿着街道咚咚敲响,震得鸟儿当即皆振翅飞散开。更夫踱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踏碎了石板上的月光。
倏忽头顶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风声,那更夫循声抬首,天清如水,暮色依旧。视野尽处只有远处的重阳宫在黑夜中影影绰绰,他呵出一口白雾,便又放松下来,持着竹梆和铜锣继续巡行。此刻已是打三更的时辰,哪会有人在这深夜外出呢。

确实是有的。
深夜的露凝在了他的肩上,归一掠身而过,轻盈快速得只剩淡金与紫掺着的影,同月光混到了一块儿。有趴在树杈上的猫儿陡然睁开了幽绿的瞳,冲着一片黑夜飘忽喵出...

看看,没人理我再悄悄地删(。)

不老梦。

*向导碧眼银戎x哨兵炽焰赤麟。
注意攻受!疯狂ooc,就是个烂俗的狗血言情剧情。
*只借用了哨向的基础设定,私设如山。名词解释在文尾,自己瞎几把编的(…)
诗意天城背景。
有辆小婴儿车,大概(…………)

入冬后,银河监狱变得更为萧索,野旷天低,万里云埋,连夕阳都肃杀了不少。
银戎在监狱外围层层叠叠的壁垒庭院中漫无目的的游走,他探头越过低檐瞧了眼远空的云气,伸手拢紧兔毛滚领的披风。他即将与兄弟们一起度过在银河监狱戍守的第一个冬季。
仿佛是走得有些倦了,他停下来,阖上了眼。精神力开始缓慢试探性地扩散,他感知到这附近没有守卫的存在,再向前——一股强烈的精神波动震得银戎即刻收回了感知。是一个哨兵……
这让他有些急...

文风挑战。

cp:刀雅刀。

其实就是段子合集。

于原题上稍有改动。

【惯有文风】

丝竹声隐隐约约,小二将酒水与吃食呈上随即便安静地退了下去,只留的这厢间依旧静雅。刀无极却开了窗,栏外纷纷扰扰的人声也涌了进来。他面前的酒杯只被他端起抿了一口,却又放下了,他只看着窗外,依旧紧锁着眉。仿佛才两三年未见,他眉间的阴影却愈发深重了。笑剑钝指尖沿着杯沿摩挲,眼却是看着面前神经紧绷的刀无极,上午不算刺眼热烈的阳光透过窗子落于他的鬓角,清晰地映照出了他暗红发色中不起眼的几缕白。指尖稍顿,笑剑钝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二哥。”

刀无极回过神,他循声转移回视线,却猝不及防被笑剑钝用手指碰上了额头——柔软的指腹极轻地...

长空去时,挟尽温柔。

*刀雅刀。自由心证(大概)
*赤麟变成一岁小孩子的梗。剧情乱七八糟的,怎么高兴怎么来,没有逻辑,没有逻辑,没有逻辑。名字也是瞎几把胡诌的。
私设苦境事后全员平安回到上天界背景。
感觉自己down成小学生(为什么一写五龙我就想讲相声(。)

尚是清晨时分,诗意天城三皇子的门庭却极其少见地敞开了来。而其厅内,天尊皇胤,碧眼银戎,紫芒星痕,邪影白帝四龙已然聚首,正围着桌子神色各异。
桌上坐着的正是他们这次突发紧急会议的原因——只见一个一岁左右模样的孩子盘腿坐在木桌中央,一手撑住额头,眉头紧皱,满脸是这个年龄的孩子不应有的忧愁神情。这孩子生着一头同样不应是这个年龄该有的极长的暗红头发,双鬓间还掺着两缕墨色发丝...

听说广播台多基佬这是真的吗。

*刀雅刀(伪)
(其实就是刀雅雅刀人都超少算了我开始乱搞(。))
*大学paro第三弹。ooc都是我的。

啸日猋一路狂奔,冲到宿舍门口夺门而入大声喊道,“天啊漠刀!!!你知道笑剑钝和刀无极他两什么关系吗??!!”
他洪亮的声音在宿舍里久久回荡,只见漠刀僵硬地坐在桌前,扭过头来看向他,眼神复杂。而他在话里提到的,按照常例这个时间点本应该一个在篮球场一个在图书馆里的那两个主角,此刻却都恰好聚集在了宿舍里。雅少被啸日猋突如其来的一嗓子震住,坐在床上垂下的腿也没晃了,只眨了眨眼。而刀无极慢慢放下臂弯里的背包,眼睛已经盯住了啸日猋,他挑起了眉,
“嗯?什么关系?”

今天他们有半天的公休时间,一般来说刀无极都...

幼驯染可都是要结婚的。

*漠刀绝尘x御不凡。

*ooc到飞起。大学paro。我又来讲相声了。

还上篇猋欢里的漠刀刀一个清白。

有人轻轻叩响了宿舍门,而此时周末的宿舍里只有刀无极一人正坐在自己的桌前整理文档,他刚刚站起身,便听闻宿舍外头清朗熟悉的声音响起,“请问——漠刀在吗?”

刀无极打开了门,迎面遇上那张熟悉的脸,温和亲切的笑意,眼角一枚不算明显的泪痣——果然是御不凡。“漠刀应该是去上选修了。”他一边侧开身一边回答道。

“啊主席好!——哎呀,”御不凡赶紧先给曾经的部长打了个招呼,又自然而然地进了门,抬高了手里提着的袋子,径直送到了漠刀的座位上,“绝尘周末还有选修课,我给忘了…”他从袋子里拿出六颗黄澄澄的橙子...

小孩子才告白,成年人请直接勾引。

*啸日猋x玉倾欢

*大学paro,大家好我改行讲相声了。

啸日猋平躺在床上,重重地喝出今晚的第三个叹气,他专注地盯着自己的床帘顶,神情悲戚泫然欲泣,不禁低沉着音开始朗诵“为何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你怎么了??”此番大动作终于扰动了寝室里的另一个人,天刀笑剑钝本舒舒服服地瘫靠在软被中捧着书酝酿睡意,啸日猋时不时的疯言疯语本来他也习惯了,玩话剧的,艺术家嘛,疯癫一点很正常,可今晚他这悲切的低鸣实在太真情实意了,让体贴又善解人意的雅少不禁放下了手中的书寻求八卦。

“——!对了!笑剑钝!”啸日猋听到室友的关切,突然鲤鱼打挺坐了起来,他仿佛抓到了救命的希望一样满怀期待地望向雅少,“怎么—...

对于之前发的那篇《忽到窗前疑是君》自己有些感想就悄悄瞎bb一下……
这篇文之前想了蛮久,主要是想要通过黄泉的视角去面对罗喉,去思考罗喉的一生。我私自将罗喉分成了三个形象,一者是暴君罗喉,那是被历史曲解后罗喉中二爆发破罐子破摔远钻牛角尖后的形象,这个形象可以说是让黄泉无比痛恨并且想要亲手杀掉的;二者是武君罗喉,这个罗喉主要是他的跟随者眼中的形象或者说他本人眼中的自己,这个形象是让黄泉有所触动的,让黄泉认为他们是同一种人;三者就是结义兄弟中的大哥,这个形象只有罗喉最亲近的人——也就是那结义的三个兄弟所体会最深的,其后君曼睩和黄泉也感受到过,这算是武君褪下坚硬的盔甲后最真实的存在。
就像那些介绍里所说,...

忽到窗前疑是君。

*罗喉x黄泉。
*文不对题,瞎几把取名。

没啥剧情,意识流ooc,这回是甜的!甜的!

_
暮色四合,月光斜照,墨色的树影越过窗棂跃入室内,随风颤动着落在了床榻上入睡的人身上。
黄泉却突然惊醒了。
他微睁开眼凭着月光扫视了一遍房间,并无什么异样,也没有陌生人的气息。黄泉情绪毫无起伏,既无遗憾也无悲伤,正欲一如过往在深夜里从虚无的梦境中惊醒,再无悲无喜甚至不怀揣任何小小的希望地,再度阖眼入睡。但就在下一刻黄泉猛然睁眼坐起身,在他床榻的正前方,木质的桌上凭空多出了一团漆黑的东西。
这让黄泉在长久平静如水的退隐生活里重新提起了高度的警觉与提防(虽然他平时也并没有怎么放松警惕的本能),比稀薄月光更为明亮的烛光...

脑个剑三paro(大概)的罗黄。
大家好只脑洞不写文的我又来了。
罗喉是苍云地图一个副本里的bug最终boss,说他是bug是因为他太他妈强了,升到满级装分最高的玩家跑过去都打不过他,他一个群攻技能能轰死一个团。霸刀的刀无极纯阳的素还真千叶传奇三个团长跑过去开荒接二连三被团灭。
黄泉也是个玩家,玩儿天策的,拿着一把银枪不信邪了一个人独闯副本,单刷打完前几个boss后卡bug撞上了隐藏任务,莫名其妙给罗喉当手下,也分到了几个npc的类似于外挂的玩意儿(反正就是更强了)。于是后来团长来打本还没见着罗喉就被黄泉给弄死了(咋回事怎么多了一个boss)。
后来刀无极的团在副本里被杀得四处逃窜,意外跑进地图外围,...

我超想吃双A的罗黄啊………
就那种,两人表面看来不动声色,实际上双方信息素在互相争锋,以自己的信息素将同为Alpha的对方完全笼罩视作胜利。一般都是黄泉主动挑衅开始,以罗喉信息素完胜黄泉为结束。
于是黄泉被罗喉的信息素围绕得密不透风几乎喘不过气,还非得偏过头躲开罗喉按住他后落下的吻,最后狠狠一把揪住罗喉的衣领,咬牙切齿(却毫无效果)地警告他,
“罗喉,我是一个Alpha!”

然后胡乱想了一些对话。
“你有资格成为与吾并肩的Alpha,这是吾赐予你的殊荣。”
接着他们就打起来了(。)
“罗喉,在我眼里,你没有你自以为的那么强大…!”
“你尽可亲自一试。”

有人写吗!不抱希望地开始期盼。

银鹊南飞。

*罗喉x黄泉。
看完罗黄剪辑心情悲痛不能自已,吃个兔兔安抚下自己幼小的心灵。

_
月光毫无阻拦地从窗口飞掠而过,落在了床榻中人光裸的肩上。莹白如瓷,让罗喉不禁俯下头颅将唇贴上,然而不同于月光与玉瓷的冰冷,唇下人的皮肤到底是温暖的,还带着不易察觉的轻颤。
他们在天都入夜后时常会争论一些事情,时而是有关英雄的理论哲学,时而是他们下一步征伐的对象,也有时是关于天都里其他人的安置问题。争论落定后又总会变相为挑衅与嘲讽,以吻封缄最后便成了一个屡试不爽的方法。
于是本就人烟稀少的天都完全终于安静下来,呼吸声便清晰可闻——也更能方便地听清是谁乱了呼吸。
“罗喉。”黄泉还是忍不住发声,咬牙切齿,“你的盔甲硌到我了。”...

烟火会。

*鷇音子x无梦生。

灯火通明,人声嘈杂,无梦生兀自背手,一面行走一面走马观花过街上摊贩所摆出的物什。而鷇音子跟随在他身后,面目肃穆,对两边的玩意儿毫无兴趣的模样,只沉默地紧跟着无梦生。
主动邀请他们来这烟火会的人早就自己寻着乐子跑得无影无踪,只留得无梦生和鷇音子面面相觑。无梦生倒是从容,在这混乱人群中行走得如同于庭院里游园般惬意。鷇音子却是不大习惯这种场景,他不禁加深了眉间沟壑,只沉默跟上无梦生的步子。
一路上两人皆是一言不发,纵身边人声鼎沸,也不免气氛尴尬。无梦生不动声色偏头,却不见了一直跟随在他身后的鷇音子的身影。这让他一时怔然驻足,竟霎时生出怕鷇音子在这人群中走散的担忧。无梦生还未来得及检...

瞎开了一个霸刀外门弟子九千胜x霸刀内门离家出走小少爷最光阴的脑洞。
大约就是霸刀小少爷最光阴因为老爹不让他养狗就离家出走闯荡江湖去了。
他爹倒是悠哉悠哉地拦住急得要死想出去找回他的大哥饮岁,说你看现在那些大家门派像是什么藏剑唐门,哪个不出一两个离家出走的熊孩子,由他去吧!
最光阴就带着只大雪獒跑出去浪了(。)
那九千胜就是霸刀外门弟子,出师后一直在外游历,遇上了出了霸刀就不穿校服的最光阴,最光阴一路上也遇到过明教的说太岁,纯阳的鷇音子,长歌的无梦生,苍云的癫不乱,丐帮的廉庄,到处跟人瞎几把打架,刀法混了各种乱七八糟的武学。跟九千胜打的时候硬是没让他看出来自己也是霸刀的。
霸刀外门弟子九千胜,因天生绮罗耳而受内门长老重视,并传之内门武学。出师后在江湖上漂泊数年,名声大噪,在浩气盟内获得称号【武林天骄】,旅居于画舫之上。一次偶然遇见从霸刀离家出走了一两年的内门小少爷,其武力与自己不相上下,而武学又莫名杂乱而又略有熟悉,两人一见如故后一路相伴。
两个人还都因为霸刀校服露胸肌就都不穿了(露胸肌不好吗!!!),九千胜还一直以为最光阴是一个喜欢狗的明教(。),最光阴因为从幼时开始便只在山庄内修习长大,这次离家出走是第一次出山庄,所以对庄外中原也是一片懵懂(所以九千胜就理所当然地以为最光阴可能是西域来的明教啦)
结果两人结契后九千胜把最光阴带回家,最光阴其实早就知道九千胜应该也是霸刀弟子,但他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也就什么也没说,跟着九千胜回了家,
长老们:哎呀九千胜你把我们离家好几年的小少爷带回家了啊!
九千胜:??????
……
所以其实就是两个霸刀在江湖上到处打架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势均力敌的后来发现是本家人的故事。
唉,霸刀什么时候才能削啊爸爸。

千年霜雪。

气纯谢长风x剑纯祁川

门庭寂静,石桌上摆放着一坛酒,还有两枚精致的瓷碗。祁川来时看到那酒,眉头微微皱起,却还是在谢长风对面的石凳上落了座。
谢长风不禁弯了唇角,这是他下山五年后第一次回到纯阳,他知道师兄不会拂了他的兴致。
五年了,纯阳依旧没有什么变化,这院子里的树一如他离开时的那样,枝叶晶莹,时不时有一两朵残雪落了下来,玉屑翩然,落地便匿了踪迹。他亲爱的师兄也是一样,依旧肃穆着脸,安静稳重,自谢长风小时候开始就这样,总是没多少柔和的笑意,只会一板一眼地练剑——但是他舞起剑来确实是好看的,谢长风从儿时就喜欢看,看仍是少年时的祁川握着剑柄,姿势尚且青涩,到成年后的祁川,娴熟而又沉稳地舞出一套完整的剑...

曾是惊鸿。

懒得想名字了直接取用红尘色相三十题里的题名。
@岫 进行的一场纯洁的交易。
悄摸摸地看看会不会被lof发现(…)
*刑警和文职警人设。

三余无梦生双手撑在盥洗池上,臂膀颤抖,滚烫的手心已慢慢将冰冷的陶瓷捂得温热。面前的镜子上覆着一层水雾,反照出一片朦胧的景,无梦生垂着头颅,虚睁着眼,腰身被身后那个模糊的影牢牢扣住,不容挣脱。
一时颤抖更盛,无梦生突然绷紧了脊背,发出声压抑的呜咽,随后被鷇音子搂扣入怀中。
浴室里雾气蒸腾,刚刚被热水浇淋过的躯体依旧滚烫,残余的水渍将身后人身上的衣服也一同淋湿,一样的灼热,于是狭小的空间里便只剩下剧烈的喘息。鷇音子俯首埋入无梦生颈项处,嗅闻他身上的沐浴露气味儿。

他...

想起来整理一下这个有毒的脑洞。
@岫 毒枭引发的故事。
《鷇梦苦境乡村爱情故事》
……我先跑了。

鷇梦·西幻童话


这次真的是糖,不过看在糖的份上大家就不要介意我逻辑混乱bug超多还ooc了…谢谢谢谢。

1.
这个国家东边的山上突然降临了一条龙。
神奇的是,这条龙不抢黄金不抢公主,就安安分分地宅在山上,直到去那山上附近砍柴的人发现了这条龙,回去后把消息传了进了镇子,又传进了宫殿。
于是大家都知道东边山上有条龙了。
对于这个国家的人来说,龙是非常少见的,还是这么宅的龙,于是大家都纷纷去围观。宫殿里的骑士团也听说了,但是鉴于这条龙并不作恶,还任由民众围观,他们也就没去管。

2.
但骑士团里总有那种听杀龙救公主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长大的热血少年,于是那个热血少年握着剑上山要去找龙决斗,
但是当看到庞大的,占据了整个山顶的龙...

1 2 ————
©裁芥。 | Powered by LOFTER